MODERN ASIAN STUDIES REVIEW Vol.5 新たなアジア研究に向けて5号
105/112

近代中国研究班劳动与礼俗:女性主导下的上海社会关系建构—以“产业调查”和“奉贤调查”为例张文明(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上海作为我国目前最发达地区,其社会结构中男女性别关系问题一直以来有各种民间的讨论,但是从学术上对这一问题的分析比较少见。本文试图从社会关系建构的视角对上海社会结构中女性地位的形成和特征进行分析。本文认为:上海地区由于较早的以纺织业为主的工商业和传统礼俗中的强势姻亲关系促使了女性地位的改变,并使女性在社会关系的建构过程中居于主导地位。本研究运用实证研究的资料对上述观点进行论述,使用的资料主要有:(1)《上海特别市嘉定区农村实态调查报告书》(满铁上海事务所:上海满铁调查资料33编,1939年);(2)《上海郊区农村“空洞化”状况调查研究—奉贤调查》(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决策咨询项目,2010年)上海从开埠以来一直是远东地区的一个重要工商口岸城市,其在贸易与工商业发展过程中纺织业一直是极其重要的产业形式,这种产业形式的发展使该区域的女性较早地从传统稻作农业中解放出来,开始进入到以棉作为主的商品经济型产业领域,在这一转变过程中使得女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逐渐改变,甚至成为家庭社会关系结构中的主导。产业调查显示,在上海农村,由于女性劳动形态的转变,“与华北、华中、华南不同,女性在家庭和村落社会中居于主导地位”;而这一现象在近一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正在日益成为乡村社会礼俗的一部分得以展现,在针对上海的调查中显示“在上海郊区农村的婚姻、生育、葬礼等日常礼俗的执行过程中,姻亲关系一直成为主导一个家庭社会关系的重要方面,女性家庭成员一方的社会关系在日常生活礼俗中居于主导地位,成为家庭和社会关建构中的重要纽带”。而这种姻亲关系的在日常礼俗中的影响力,在1939年的调查中也有所体现。以下是基于两个调查获得的一些资料。一、在『中支における農村社会事情―中支嘉定区石岡門鎮附近部落調査の一部落』中,对该地区农村做了如下的描述:1、该区域的总体状况:长江(扬子江)流域棉花种植为主;接近上海外出打工者较多;土地种植结构精细化,无法依靠农业生活,需依靠家庭手工业的副业维持生活。2、女性的地位:没有亚洲家长式的特征,比较自由的个体主义空气浓厚,女性地位很高。得出这一结论的直接依据是:在整个的访问调查中,回答调查员的主要以女性为主,家中有男性户主的家庭,即使男性户主在家中,回答问题也以女性家庭成员为主,而男性户主往往在场而不回答任何问题。调查中列举了具体现象:男性往往在傍边倾听,而由女性家庭成员回答相关调查问题。基于此,该调查中得出以下结论:第一,在这里种植棉花比种植水稻更有意义,同时蔬菜瓜果类成为通过上海市场获得货币收入的主要来源。男子和农业经验•熟练劳动无法成为主要需求。第二,因为男人外出(到上海)劳动,家庭内部的支配权主要依托女性,农业劳动也以女性亲自劳动为主。他们不会依靠外出劳动所得进行生活(自及自足,张文明),所以女性地位高。第三,家庭的副业劳动异常发达,这些副业主要依托女性及未成年人实施。这里的竹编及毛巾制造都由女性手工完成。女性位置家庭的能力较强。另外,调查也从其他四个方面列举了女性的地位:第一,土地继承:分家过程中,女儿能得到相应的土地和家产—原因:女性家庭成员有贡献可以获得继承家庭财产的权利。这在其他地方的调查中没有发现。第二,家族会议及家族内经济关系:在家庭会议上,按照母亲的兄弟、父亲姐妹的丈夫、父亲兄弟、邻居的有地位的人排列座次。通过母亲兄弟排名居主导地位的现象来看,女性一方的地位高。家庭内部的生活消费(包括衣、食、住)以女性为主导,这主要是因为女性从事的纺织和印染工作是家庭的重要收入来源,是维持家101

元のページ 

10秒後に元のページに移動します

※このページを正しく表示するにはFlashPlayer10.2以上が必要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