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ASIAN STUDIES REVIEW Vol.5 新たなアジア研究に向けて5号
108/112

3、丧礼礼单  婚礼、生育礼、丧礼三种生命礼仪都是个体生命历程中的核心事件,生命礼仪的主体及其家庭为了庆祝、纪念而举办仪式,家庭人情关系网络内的人积极参与仪式并随礼,或者说,主家与宾客共同创造了一种仪式的场合,通过酬谢与随礼来完成仪式的意义。但是,很明显,三种生命礼仪的主体不同,人们随礼的指向主体也发生变化,也正是这种差异带来了三种仪式随礼的区别,以王家的三份礼单为例,突出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不同仪式场合有不同的参与者。由前文的礼单分析可以看出,王家的人情交往关系网络主要由姻亲关系、师徒关系、朋友、同事、同学关系、邻居、同姓等同村人关系、父方亲属、母方亲属等部分组成,但是具体到三种仪式场合,构成王家人情关系网络的各类关系在仪式随礼中的参与度也随之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婚礼参与者中六成以上都是W妻子的“娘家人”,生育礼中也有四成以上宾客来自妻方姻亲关系;姻亲关系的随礼金额也居于各类亲属关系随礼的第一位。可以看出,在王家女儿的婚礼与生育礼上,以W妻子的娘家人为代表的姻亲关系参与最为广泛、随礼最多。然而,这部分姻亲关系并未全部参加W父亲的丧礼,究其原因,W的妻子C认为,女儿婚礼与生育礼均在W和C组成的核心家庭内部举办,娘家人自然都会参与,而丧礼则是以W父亲、母亲为中心的“大家庭”范围内的仪式,所以娘家人不会全数参与。“父方亲属”、“母方亲属”主要包括W父母亲的兄弟姐妹与表兄弟姐妹及其子女,多为长辈与亲缘关系较远的亲属,这部分亲属只在W父亲的丧礼上随礼,并没有参与W女儿的婚礼和生育礼。“父方亲属”、“母方亲属”是以W的父亲与母亲为中心的亲属关系,参与丧礼主要是对W父亲生前及其家庭全部人情的回馈,所以说,丧礼随礼指向的主体是W的父亲,即死者,而不同于婚礼与生育礼中指向W 的家庭及其女儿家庭。因此,指向不同主体的仪式,继而出现指向不同主体的随礼,这是研究不同仪式性场合随礼的一个重要维度。综合三份仪式性场合的礼单来看,姻亲关系在婚礼与生育礼中参与最多,随礼最重;父母双方的亲属广泛参与丧礼场合;生育礼中少有邻居、同姓参与,而村庄潜在的伦理规则约束人们主动参与同村人的丧礼,但随礼较少;朋友关系是村民人情交往中相对稳定的关系网络,随礼金额也相当可观;同事、同学作为新的群体逐渐进入仪式性场合,但与其他几类关系相比,同事群体参与随礼相对微弱,调查中有村民认为“同事随的礼金表3-3 2003年王家父亲去世丧礼参与者状况亲属与关系随礼人数礼金金额百分比(%)姻亲关系7115013.09父方亲属28345035.30母方亲属12177018.11朋友、同事13121012.38师徒关系45505.63邻居、同姓30144514.78其他亲属12002.04合计959775100注:表格中除“姻亲关系”、“朋友、同事”之外的其他关系范畴均以户主WWH为基础。其中“姻亲关系”既包括W的妻子与弟媳的娘家人,还包括W的姐姐(收养)与妹夫;“朋友、同事”既包括W自身的朋友、同事,也包括其弟弟的朋友、同事。“父方亲属”主要指户主W的父系亲属,以及父亲的堂表兄弟,如姑父母、叔婶、伯父母及其子女(姑表亲、堂亲之类)、表叔表姑等;“母方亲属”主要指W的母系亲属,如舅父母、姨父母及其子女(舅表亲、姨表亲之类)。“其他亲属”指W已离婚的妹妹。104MODERN ASIAN STUDIES REVIEW Vol.5

元のページ 

10秒後に元のページに移動します

※このページを正しく表示するにはFlashPlayer10.2以上が必要です